◤今日马六甲头条◢疫情影响 个案累积越来越多 考驾照 预约排到年尾 | 中国报 Malacca China Press
  • 告别式
  • ◤今日马六甲头条◢疫情影响 个案累积越来越多 考驾照 预约排到年尾

    (马六甲14日讯)受到疫情和断断续续的管制令、国家复苏计划影响,欲应考或重考驾驶执照、上课程、学习驾驶者的个案,累积了越来越多,更有预约上课程、考取驾照的日期编排到今年尾。



    甲州于9月4日正式进入国家复苏计划第二阶段,而教车、驾驶学院延后至9月9日才获准正式运作。

    受到疫情影响和断断续续的管制令,仅是马六甲安全驾驶学院便累积了1400个考D驾照的申请。
    受到疫情影响和断断续续的管制令,仅是马六甲安全驾驶学院便累积了1400个考D驾照的申请。

    根据马六甲安全驾驶学院提供的讯息显示,该学院自去年3月18日我国首次落实行动管制令后至目前的国家复苏计划第二阶段,便累积了1400个重考、应考汽车D驾照的申请。

    学习驾驶、上课程和考车预约编排到今年尾。
    学习驾驶、上课程和考车预约编排到今年尾。

    该学院董事主席刘盛达今日在学院接受记者访问时说,除了这1400个申请,欲考取B2或B摩哆驾照亦累积了约500个,以及200个考取商业车辆和电子召车驾照的申请。

    “我们优先让之前经已报名和付费,但还未上课程和考驾照者完成这些步骤,至于交通局也发出了通知,9月16日公假后的首个周六、日开始,才让学员正式考车。”

    刘盛达。
    刘盛达。

    他说,由于政府拟定了更严格的学车、考驾照的防疫规定,包括学员学习驾驶时间只限两小时、上交通安全课程课室的容纳人数、课程考试和考车人数等的约束,相信接着下来的预约或许会编排至今年尾。

    “基于学车过程教车员与学员之间有近距离接触,须打开车窗让车内空气流通,车辆亦须消毒。”

    他透露,该学院亦会先让报考商业车辆、电子召车驾照者上课程和考驾照,毕竟这是他们寻找工作如从事商业车辆、电召车司机的必要条件。如今有约200个欲重考、新考商业车辆、电子召车驾照者,包括电召车司机、巴士与罗里厘司机、货车司机。

    由于欲考B2摩哆驾照的大部分是年龄17岁,还未接种疫苗的学生和青少年,所以预约学摩哆者并不多。左起李春源与叶汉良。
    由于欲考B2摩哆驾照的大部分是年龄17岁,还未接种疫苗的学生和青少年,所以预约学摩哆者并不多。左起李春源与叶汉良。

    ■需完成二剂疫苗14天

    马六甲安全驾驶学院执行董事叶汉良说,无论是教车员或学员,都必须完成两剂疫苗接种后的14天,才可以教车、学车、上课程和考车。

    他举例,有一个个案,父母不让孩子接种疫苗,但这名学员却欲到该学院学车和考驾照。在这种情况下,学院绝不允许未接种的学员到来学车或考车,这是保障学院每一位职员、教车员和其他人健康的最基本要求。

    他说,至于欲考取B2或B摩哆驾照的大部份是年龄17岁兼还未接种的学生和青少年,所以新预约者并不多。

    他透露,该学院也考虑到学校即将分阶段开课和商业经济逐步复苏,不少青少年是依赖摩哆上学或上班,希望政府能够加快年龄18岁以下青少年的疫苗接种计划,让他们完成接种后可以考取摩哆驾照。

    叶汉良(左起)与李春源,向一名学驾驶的女学员了解情况。
    叶汉良(左起)与李春源,向一名学驾驶的女学员了解情况。

    ■冀分阶段开放

    女教车员邓丽菁说,疫情期间,教车员处于完全没有收入的状况,希望当局可以根据情况分阶段开放让更多人重新上课程、学车和考驾照,间接让教车员可以重回工作的轨道上。

    她说,过去10年她一直在吉隆坡打工,直到去年10月申请考取教车员的执照,12月领取执照后,今年3月才正式回到马六甲,原本计划把教车员视为正规的工作。

    她透露,疫情今年3月后恶化至6月初落实国家复苏计划,期间教车学院没运作,她完全没有了收入,如今唯有暂时从事摩哆送餐员的工作。

    她说,驾驶学院9月9日获准运作后,她希望能够重新投入这份工作。

    邓丽菁。
    邓丽菁。
    交通局拟定更严格的防疫规定,学习驾驶或欲考取驾照者,必须先完成两剂疫苗接种后的14天。
    交通局拟定更严格的防疫规定,学习驾驶或欲考取驾照者,必须先完成两剂疫苗接种后的14天。
    驾驶学院订下防疫措施,服务柜台采用无现金的交易方式运作。
    驾驶学院订下防疫措施,服务柜台采用无现金的交易方式运作。

    *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、人身攻擊、庸俗、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;必須審核的留言,或將不會即時出現。